今日(13日)上午,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三星堆博物馆举行新闻发布会,对“考古我国”重大项目三星堆遗址考古开掘进行阶段性效果发布

  今日(13日)上午,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三星堆博物馆举行新闻发布会,对“考古我国”重大项目三星堆遗址考古开掘进行阶段性效果发布。<\/p>\n\n

  根本承认遗址祭祀区 祭祀区内散布的商代遗存均与祭祀活动有关 面积将近13000平方米<\/strong><\/p>\n\n

  2020年至2022年,祭祀区合计展开开掘面积1834平方米,根本承认了祭祀区大致呈西北—东南走向的长方形散布规模,与北侧紧邻的三星堆城墙平行,面积将近13000平方米。<\/p>\n\n

  祭祀区内散布的商代遗存均与祭祀活动有关,包含1986年开掘的一号坑、二号坑以及本次新发现的6座坑,在8座坑的周边散布着矩形沟槽、小型圆形或矩形祭祀坑,以及南侧的灰沟、西北部的修建。灰沟、修建根底以及小型祭祀坑出土有金器、有领铜瑗、跪坐石虎、跪坐石人、石琮、石璧、玉凿、绿松石和象牙等珍贵文物。在现有祭祀区外表堆积(第⑤层)之下还散布着埋藏整根象牙或相对完好玉石器的祭祀坑,标明该祭祀区连续使用时间较长,现在开掘的6座新坑为代表的祭祀遗存为该祭祀区偏晚阶段遗存。<\/p>

\n<\/td><\/tr><\/tbody><\/table>\n\n

  6座坑合计出土编号文物近13000件 其间相对完好的文物3155件<\/strong><\/p>\n\n

  到2022年5月,K3、K4、K5、K6现已完毕户外开掘,其间K3、K4进入收拾阶段,K5、K6正在展开实验室考古整理,K7、K8正在进行埋藏文物提取阶段。<\/p>\n\n

  K3出土1293件:铜器764件、金器104件、玉器207件、石器88件、陶器11件、象牙104件、其他15件;<\/p>\n\n

  K4出土79件:铜器21件、玉器9件、陶器2件、象牙47件;<\/p>\n\n

  K5提取23件:铜器2件、金器19件、玉器2件;<\/p>\n\n

  K6只出土两件玉器;<\/p>\n\n

  K7出土706件:铜器383件、金器52件、玉器140件、石器1件、象牙62件、其他68件;<\/p>\n\n

  K8出土1052件:铜器68件、金器368件、玉器205件、石器34件、象牙377件。<\/p>\n\n

  较为典型的文物有K3的金面具、铜顶尊跪坐人像、铜顶坛人像、铜顶尊人头像、铜戴尖帽小立人像、戴立冠铜头像、铜爬龙器盖、铜盘龙器盖、铜大面具、铜圆口方尊、铜兽首衔鸟圆尊、铜小神兽、神树纹玉琮、刻纹玉器座,K4的铜扭头跪坐人像,K5的金面具、鸟形黄金饰品、象牙雕琢,K6的玉刀、木箱,K7的龟背形网格状器、铜顶璋龙形饰、三孔玉璧形器,K8的金面罩铜头像、顶尊蛇身铜人像、铜神坛、铜巨型神兽、铜龙、铜着裙立人像、铜戴象牙立人像、铜猪鼻龙形器、铜神殿形器盖、石磬等。<\/p>\n\n

  多学科火眼金睛“新发现”<\/strong><\/p>\n\n

  显微调查发现出土的20余件青铜器、象牙外表发现了纺织品赋存。<\/p>\n\n

  四号坑灰烬层中发现了竹亚科、楠属、阔叶树材、棕榈科、芦苇、禾本科、甘蓝、大豆、菊叶香藜、少数碳化稻等植物,其间竹亚科占90%以上。<\/p>\n\n

  选用红外复烧测温办法得知四号坑灰烬层焚烧温度为400度左右。<\/p>\n\n

  用X射线探伤、CT扫描等现代检测技能,发现三号坑出土小铜人像选用芯骨铸造工艺;发现玉管钻孔方法分为2类:对钻,单面钻;孔道加工分为2类:通过打磨,未经打磨。<\/p>\n\n

  黄牛、野猪很可能被用作祭品。<\/p>\n\n

  (总台央视记者 杨阳 浦轩 孟繁伍)<\/p>